хорошо™戚汐

标准大一新生,我可能是个老人了

马克笔加喷加水彩乱搞一气
拿图戳,有无水印的。累死了。第一次知道画图这么累。。。

这个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啊
没画完我就往外丢
没有办法

萌新

想说的都在图里
特别喜欢夏子太太

第一次整马克笔
不顺手
什么都不顺手
萌新

自己用水彩摸着图
果然太不顺手了
萌新求带

2℃~5℃:

day33

强行填坑系列

大半年前的命题作图3,什么什么犀鸟,简介只记得“羽毛暗黑、栖息在撒哈拉以南”。

奈何爱你【凛遥ABO】(一)

这里新人一只,渣手所以用大大的萌图,权侵删

自古红蓝出cp,所以想着写写凛遥呢,有肉渣(?)

正文开始😂

“真琴,凛他……”遥看着手机屏幕上有着酒红头发的人对着身边的真琴说,“他会不会回来啊……”。少有的,一向寡言的遥却也说了许多字出来。
“会吧,怎么会不回来呢?安心回去休息吧。”真琴一脸平和地看着遥,这两天遥真是太累了,身为Beta的自己都完成不了的训练,遥作为一个Omega硬是顶下了所有,也是有够拼搏的。
“嗯。”遥闷闷地应了声,折身上了台阶,有时候这临近的住所倒也让他安心不少不是么?
哗---水声被雾气蒸了出来,遥泡在浴缸里,今天的确有些疲惫,而且不知道是怎么,特别的想念那个人,可能是自己发情期快到了惹的祸吧。
水面上,两只玩偶---一只蓝色海豚和一只红色鲨鱼在漂浮,遥修长的手指轻轻触碰着那抹红色,“凛……”
今天遥反常地、没有穿着泳裤泡澡,反而让他所钟情的水全部滋润肌肤,多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自从与凛……不,不想了,他可能没有喜欢过自己吧否则也不会连这个都不咬破然后不告而别吧……遥抬手抚上自己后颈的腺体,苦笑了一声,随即站起来跨出浴缸,热水令遥本就因自身信息素而敏感的身体泛着好看的粉色,遥愣愣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喃喃道“凛,我这样不好看么……为什么还不回来……”
浴室的墙角,有个红点一只在闪,那是凛临走前偷偷安的监控,不光是浴室,卧室也有,遥的一举一动都在凛的眼里,凛触碰冷冰冰的屏幕上让他燥热的赤裸的遥“哈鲁……”凛温柔地说,“最好看了,再给我两天,我就回去了,那时候……也是你的发情期吧……我一定要标记你,永久标记。”